经过一个村庄之后
我们突然失去了语言
经过一个城市之后
我们刻意丢失了生命
一切表达都是多余
温暖不了某个夜晚
唯有情歌貌似单纯
会唱的人却已经沉默
那些深邃而分明的层次
如睡莲花瓣般层层深藏 层层倾向
像身处旷野的孤鸽独舞
又像开在山海间的盛宴
不只是温暖了耳朵
一切关于触觉、嗅觉、味觉的美好记忆 浑然一体
让人沉醉里忘记醒来